刚满十六岁的慧英身材高挑,该细的地方细,该凸的地方凸,鹅蛋脸,大眼睛,一对麻花辫又粗又长。慧英出现在哪里,男同学的眼光就跟到哪里,包括云峰。

    云峰和慧英都是未家坪的。那年考兵,未家坪一共考起两个,一个是云峰的爹,另一个就是慧英的爹,他们还分在同一个部队。退伍后,两人关系比以前更铁,时不时在一块喝酒吹牛,有时也带着两个孩子。

    从小学到初中,云峰和慧英都在一个班,以前两人常一块玩耍打闹。进了初中,云峰成绩耍尾巴,而慧英名列前茅,这让两人的关系渐渐有了变化。云峰主动疏远了慧英。慧英呢,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,想通过考试吃上国家粮。

    那年国庆节,学校举行文艺汇演,需要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。男主持人很快确定下来,女主持人候选人落在慧英和红霞头上。学校经过反复比较,最终慧英侥幸胜出。胜出的欣喜不已,淘汰的无比沮丧。

    慧英自己有件白衬衫,她托人借了条黑裙子,若是再配上一双黑皮鞋就好了。恰好,同寝室的红霞有双黑皮鞋,半高跟,崭新崭新的。红霞爸是乡干部,家庭条件好,她有皮鞋很正常。

    但是,那双皮鞋红霞自己都舍不得穿,而且正郁闷着呢,会借给她吗?为了能在舞台上有一个完美的展现,慧英还是找到红霞,鼓起勇气问她,你穿多大的鞋?三十五码,怎么了?红霞不解地答道。慧英心里一喜,说咱俩脚一样大,文艺汇演那天,你能把黑皮鞋借我穿穿吗?红霞变了脸,冷冷地说,你那么出众,不穿皮鞋也能光彩照人。

    人家不愿意借,慧英也没办法。

    第二天,红霞穿着皮鞋在教室里走来走去,发出嗒嗒嗒清脆的声响。慧英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  慧英完全打消了在舞台上穿皮鞋的念头,那些天,她用心记背主持词,反复揣摩台风仪表。一切准备就绪。

    文艺汇演前一天,慧英走进教室,打开课桌后不禁一愣,里面有一双黑皮鞋,半高跟,新崭崭的。慧英手捧皮鞋,又惊又喜。同学们好奇地围上来,七嘴八舌地说,哇,真好看,哪个给你买的?

    我也不晓得哇!慧英一脸狐疑地说。

    红霞见状,跑出去一会儿后又回来了,气呼呼地说,我回寝室看了,只穿过一次的皮鞋不见了。这话犹如一声炸雷,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,各种成分复杂的目光射向慧英。慧英心慌意乱,不知所措。

    云峰走了过来,对红霞说,你的皮鞋穿过的,慧英的皮鞋可是新的。

    红霞的脸红了,说,我的皮鞋用布擦过,没一点灰尘!

    那你的皮鞋多大码?云峰又问。

    三十五码!红霞头一仰,骄傲地说。

    云峰无语,慧英手里的皮鞋也是三十五码。

    红霞指着慧英手里的皮鞋,质问她,这皮鞋哪来的?

    慧英无言以对,额上冒出一层细汗。

    红霞咄咄逼人地问道,是不是偷的我的?

    不是,我没偷你的皮鞋。慧英结巴道。

    哼!还说没偷,那你说,这皮鞋哪来的?

    可能是人家爹妈帮她买的哩!云峰继续帮慧英说话。

    红霞鄙夷地说,她爹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舍得给她买皮鞋?这皮鞋花了我爸一个月工资哩。

    你别陷害好人啦!云峰瞪着红霞,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单子在她眼前一晃,然后将单子甩在红霞的课桌上说,一张是我买鞋的凭证,四十五块;一张是我卖血的收据,一共五十块。

    现场一下子沉寂了。

    半晌,红霞语无伦次地反问云峰,她是你什么人?你凭啥买鞋给她?

    我喜欢她,不行吗?说完,云峰转身跑出教室。

    第二天,云峰就辍了学,到沿海城市打工去了。没几天,红霞悄悄转了学。

    念完初中,慧英考上了中师,毕业后当了一名老师。红霞则嫁了个有钱人,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。

    八年后,云峰回来,在未家坪开了家皮鞋厂,生产各种皮鞋,特别是女式皮鞋,平底高跟半高跟,白色黑色粉红色,花样繁多,应有尽有。

    闲时,慧英也来云峰鞋厂帮忙,在旁人眼里,他们俨然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。

    毕业十年同窗聚会,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到了,却没看到红霞。有人说,红霞结婚只几年便离了婚,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,苦着哩。

    回去的路上,慧英对云峰说,要不,咱俩去看看她吧。

    云峰点点头说,行,她要是愿意,可以来鞋厂上班。

    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